出版于1994年的《失控》是凯文·凯利的代表作,

作者:新美高梅网站

Win7之家:凯文·凯利:16年前他预言了今天的互联网

50万字,700页;一个半月完成翻译、校对、出版。今年1月,一本名为《失控》的新着刚刚在卓越、当当网上架,就被IT业和互联网创业圈盯上,并称其为“奇书”。《失控》受到关注,固然与这本书及其作者的“分量”密不可分;但更重要的是,中文版《失控》有十多位译者,却完全不是传统的合作翻译模式,12位身处天南海北、彼此互不相识的译者在网上自发组成了一个“群”:从一开始出于个人兴趣各自选译章节、中期相互分工和协调,到最后把译稿交给出版社,整个过程借由“蜂群智慧”协作推进。《失控》被认为是国内首部以“众包”形式完成的翻译作品。

“过去十年,公认最具智慧和价值的一本书。”能够被《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如此评价的书,即硅谷思想家、《连线》之父的凯文凯利(Kevin Kelly)的经典巨著《失控》(Out of Control)。  近日,这部被誉为对现代和未来社会的“ORACLE”(神谕)之作,中文版在经过一年多的翻译之后已由新星出版社出版上市,并于12月2日在北京举行了新书发布活动。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凯文凯利亲临活动现场,与到场的众多媒体和读者朋友分享有关科技、社会和经济的最前沿,并与中文版翻译团队共话充分体现《失控》观点的中文版“众包”翻译过程。  《失控》的英文版于1994年在美国出版,并在此后的十几年时间里依然长销不衰,克里斯??安德森在亚马逊网站上的评论给出了答案:“这可能是20世纪90年代最重要的一本书”,并且是“少有的一年比一年卖得好的书”。“尽管书中的一些例子在十几年后可能有些过时,但(它们所表达的)信息却越来越成为真知灼见”。“在那时人们还无法想象博客和维基等大众智慧的突起,但凯利却分毫不差地预见到了。这可能是过去十年来最聪明的一本书。”  《失控》,全名为《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Out of Control: The New Biology of Machines, 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书中所记述的,是作者凯文??  凯利(Kevin Kelly)对当时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一次漫游,并借此所窥得的未来图景。书中提到并且今天正在兴起或大热的概念包括: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敏捷开发、协作、双赢、共生、共同进化、网络社区、网络经济,等等。因此说它是一本“预言式”的书并不为过。其中必定还隐藏着我们尚未印证或窥破的对未来的“预言”。1994年,凯文在《失控》中预言社会化媒体的未来功能时,还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相信,或者没有心思去对这一番长篇大论的预言进行耐心的思考。而现在,社会化网络已经在深入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当时人们所不敢相信的,在所谓的“理论”上不可行的,都已经成为现实。因此,距《失控》出版已经过去了十六个年头,凯文依然自信地宣称“当初的一切观点都毫不过时”。  “在我读过的书中,可以说,没有一本能像《失控》这样引起我的共鸣,使我能籍以印证过去所学所得以及所经历的,并指导我未来的旅程。”《失控》中文版审校、东西文库的赵嘉敏先生如是说。据赵嘉敏介绍,《失控》中文版的翻译工作首先是通过维基翻译平台进行译者招募,组成小组,然后以大家认领章节进行分工的维基平台翻译方式进行的,也就是凯文??凯利提出的众包模式,从翻译模式的变更在彰显了社会化网络革命性力量的同时也再次印证了凯文??凯利理论的可实践性。  《失控》是一部揭示了社会进化、特别是互联网发展的“先知预言”;更是一部用最科学的方法,探讨人类最终命运与结局的“未来之书”。KK在接受采访时说:“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提前搞清楚‘科技将把我们带向哪里’显得越发重要;向前看、向未来展望显得越发重要。未来学家所要做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沉思、内省以及深入的分析……这也便是我所做的工作。”  此次凯文??凯利中国之行还将与中国的思想者们一起探讨有关互联网的未来、技术的意义与未来、社会化协作、互联网的进化与生物的进化等话题,李开复、张向东等国内知名学者将参与讨论。KK还将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人民大学举办讲座,与中国的青年交流他唯一抱有乐观态度的事物:未来。  KK此次中国之行,也必将成为打开中国读者窥见未来之门的一个契机,国内众多的思想者和管理者将跟随KK的《失控》,深刻思考“技术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与“技术对社会发展的意义何在”这些不止关乎技术与科学,更关乎社会发展与人类命运的终极话题。《失控》也必将成为影响未来中国技术发展与社会思潮的一部新媒体时代的“圣经”。

凯文·凯利,常被称为“KK”,1952年出生,美国硅谷着名杂志《连线》创始主编;曾担任乔布斯最喜欢的杂志《全球概览》主编、出版人。凯文·凯利具有多重身份:作家、摄影家、自然资源保护论者,同时还是亚洲文化、数字文化领域的学者。出版于1994年的《失控》是凯文·凯利的代表作,曾被《黑客帝国》导演指定为演员必读书,近日在中国翻译推出中文版。

《失控》,全名为《失控:机器、社会与经济的新生物学》。记述美国着名的《连线》前主编凯文·凯利对科技、社会和经济最前沿的一次漫游,并借此所窥得的未来图景。书中提到并且今天正在兴起或大热的概念包括: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敏捷开发、协作、双赢、共生、共同进化、网络社区、网络经济,等等。因此说它是一本“预言式”的书并不为过。其中必定还隐藏着我们尚未印证或窥破的对未来的“预言”。1994年,凯文在《失控》中预言社会化媒体的未来功能时,还没有多少人真正相信,或者没有心思去对这一番长篇大论的预言进行耐心的思考。而现在,社会化网络已经在深入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当时人们所不敢相信的,在所谓的“理论”上不可行的,都已经成为现实。因此,距《失控》出版已经过去了16个年头,凯文依然自信地宣称“当初的一切观点都毫不过时”。

58岁的凯文·凯利被昵称为KK。

《失控》这本书的走红有点令人奇怪,因为尽管《失控》中文版今年1月刚刚推出,但实际上这是一本上世纪90年代的老书。20年来科技界的变化日新月异,科技特有的更新效率,导致科技成果的折旧速度远远高于其他产品。iPad2刚刚推出,前不久还迷倒一大批“果粉”的iPad1立马掉价1000元。电脑图书也是如此,现在谁还会去啃20年前的《DOS操作入门》?为什么《失控》不一样?《长尾》作者克里斯·安德森给出了答案,2006年,在亚马逊网站上他这样评价该书:“这可能是90年代最重要的一本书”,并且是“少有的一年比一年卖得好的书”,“尽管书中的一些例子在十几年后可能有些过时,但信息却越来越成为真知灼见”,“在那时人们还无法想象博客和维基等大众智慧的突起,但凯利却分毫不差地预见到了。这可能是过去十年来最聪明的一本书。”

12月4日在尤伦斯艺术中心,他和李开复坐在一起对谈,讨论互联网的未来走向、收费模式、失控与控制等话题。李开复说,他在美国硅谷的时候就非常爱看K K的专栏和他的杂志。报告厅里挤满了听众,许多人甚至在外面看大屏幕。

这样一部读着都很“辛苦”的书,其翻译过程就更不必说了。回顾中文版《失控》的从无到有,旅美博士、“东西网”创始人,也是担当这部译稿审读校对的“拙尘”很是感慨。他在博客上记录了译作的问世过程:翻译最早在2008年5月开始,起初只有一位译者——一位拥有清华大学数学系学士学位和北京大学哲学系准博士学位的“高人”。但这样一部“大块头”作品,很难依靠一个人的力量快速译成。于是当年年底,通过社区公开招募,不少新的译者加入进来,包括在校学生、中学和大学老师、公务员等,“有几位是做什么的其实我不很清楚”。他们组成一个虚拟团队,开通了维基页面和谷歌小组,以协作方式继续翻译。“拙尘”写道:协作一开始就处于一种以老眼光看来的“失控”状态:章节段落自由认领,谁喜欢哪一章就在维基页面那章的标题后面注上自己的ID;有的译者只小心翼翼地认领了半章,也有的“死乞白赖”求别人把喜欢的章节让给自己。作为协作翻译的组织者,我做的只是维护一张表格,向各位译者了解情况后每周报告进度……慢慢地,“蜂群”式的协作翻译有了成果,仅仅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全书的初稿就奇迹般地完成了。

这个白胡子老头是第一次来北京,推广他的《失控》中文版。凯文·凯利很霸气地说,他16年前出版的《失控》中的所有概念到现在一点也不过时,“我并不认为我需要对《失控》做出任何一点修改”。

赵嘉敏回顾这段奇特的经历时说,即便在两年后的今天,我们也不敢保证能够通过社区招募到数量刚刚好、水平恰恰够、文风足够近的译者来组成一个完美的协作团队。而且我相信,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达成这个目标的几率都几乎为零。这也就是“众包”的特点——带有一定的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不确定性往往使人们感到不安,而不可控性更是被视为现代企业管理的大敌。然而从另一方面讲,不确定性和不可控性也正是创新的源泉、进化的动因。

《长尾理论》作者安德森对《失控》一书评价道:“这是一本随着时间流逝而光芒弥增的书。”

历史上每一次重大的科技进步,都会将某个原本高高在上的行业或技能“贬值”为大路货,譬如书写。只不过今天,科技发展如此迅速,使得成千上万的行业和技能在瞬间就从“专业”的顶峰跌入“业余”的谷底,让那些专业人士们无所适从。

虽然16年前写书的时候,互联网世界才刚刚起步,但凯文·凯利当时已经预见到w eb2.0时代的到来。在《失控》里他谈及大众智慧、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协作、双赢、共生、共同进化、网络社区、网络经济等概念。这些在当时看来真是难以置信的东西,今天一个个都实现了。

“失控是人类的最终命运和归宿”,让人想起《侏罗纪公园》里的一句话:“生命会为自己找到出路!”嗯,就是这样。

像乔布斯和比尔·盖茨那样,凯文·凯利是又一个“退学成才”的典范。1952年,凯文·凯利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1972年,在罗得岛大学就读一年之后他主动退学,开始了只身漫游世界的生活。

背包里塞了500卷胶卷、两架35m m胶片相机,凯文·凯利只身游历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斯里兰卡、孟加拉、印尼、中国、韩国以及日本等十几个国家,拍摄了四万多张照片。

“亚洲给了我新的视角。”凯文·凯利说,少年的游历让他领会到,大型任务如何通过去中心化的方法并借助最少的规则来完成——— 印度街道的景象始终在他脑海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伫立不动的牛群,钻来钻去的自行车,飞驰而过的摩托车……车流混杂着羊群、牛群在仅有两条车道的路面上蠕动,却彼此相安无事。这些观感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后来他的着作《失控》的视角来源。

1981年,凯利创办了《行走》杂志。先后担任《全球概览》杂志的主编,《连线》杂志的创始主编,1984年发起首届互联网“黑客大会”。

凯文·凯利最出名的书是《失控》,这是一部思考人类社会进化的“大部头”着作,并在某种程度上准确预言了互联网与社会的发展。该书还对着名导演沃卓斯基兄弟产生了巨大影响,成为电影《黑客帝国》中演员的必读书目之一。

16年前,凯文·凯利从对蜂巢、蚁穴、鸟群的观察中,透视到一个现象:蚂蚁并没有统一的领导告诉它们怎么行动,它们各自随机行动,不是很有效率。然而蚂蚁的数量很多,众多个体选择的结果最后形成比每个个体更聪明的一个方案,得到一加一大于二的合力。

凯文·凯利用“失控”来形容这种每个个体独立选择的状态,他认为互联网的发展将“去中心化”,集合平凡大众的思想,形成最优的结果。后来维基百科、tw itter、facebook等的出现无一不印证了这种思想。K K花几年时间写成的《失控》一书,翻译成中文有五十余万字之多。

本文由美狮美高梅官方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